第十四章:健身请假条


    有了这份兼职,陈非马生活压力大减,每天四十块的收入,足以解决温饱问题了。

     老板郭中衡性子温善,好说话;当然,陈非马自己也很是勤快,表现积极,包揽各种繁琐事务;店里生意又清淡,不忙,出错的几率自然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 食指私房菜的位置有点凹,后面临湖的地方居然还有个小院子,种着菜蔬,养着鸡鸭,活脱一个繁华都市里的农家小院。难怪老板说这是业余爱好,纯属是来享受生活的。

     白天上课,晚上上班,严格遵守着系统发布的三个初阶健身任务,陈非马的生活渐渐形成了规律。

     早睡早起,天天跑几圈。估计是跑鞋和鞋垫的功劳,他现在跑起来已经得心应手,颇为从容了。

     人都是有惯性的,不同的习惯像不同的圈子,当从一个圈子到另一圈子,最开始的时候肯定各种不舒服,可一旦适应下来后,又会对新的圈子产生依赖性,形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 新的生活习惯,有了效果,身子上的一些小毛病,渐渐就不觉得了。套句俗话说,上楼梯的时候气不喘,腰不酸,腿不累了。

     早上的操场,对于陈非马来说等于是一个新的世界,他已经慢慢融了进去。每次跑完步后,坐在边上的石椅歇息,欣赏着充满活力的晨跑女生,真是一种视觉享受。

     怎地以前没发现呢?不是睡懒觉,就是泡在网吧里,实在浪费大好光阴。现在想着,居然有一种“亏了”的感觉。要是早知道“风景这边独好”,根本不需系统鞭策,自个便屁颠屁颠来跑了。

 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交谈,陈非马还和那个退休教授混熟了,碰面能打个招呼,聊上几句。并得知教授姓王,王铭山,以前在经济学院的。

     当一周过去,陈非马顺利完成任务,拿到了奖励。两小支五禽药酒,两小支仲景风油精,还有一小瓶鸡血丸。

     鸡血丸的主治效果是提神,抗疲劳,吃一粒进去,像打了鸡血般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 “叮咚,恭喜宿主完成第一阶段的初阶健身任务,健康经验值+100;系统郑重提示:身体健康的基础在于坚持良好的生活习惯,并持之以恒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叮咚,进阶健身任务激活并发布。第一个进阶任务,坚持在每天晚上十一点前睡觉,为期三十天。完成任务可获得健康经验值,以及实物奖励:鸡血丸(中)一瓶;第二个进阶任务,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,为期三十天。完成任务可获得健康经验值,以及实物奖励:仲景风油精(中)两支;第三个进阶任务为跑步,每天慢跑四公里,为期三十天。完成任务后可获得健康经验值,以及实物奖励:五禽药酒(中)两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叮咚,由于宿主的健康经验值达到系统要求,解锁第二重天权限:

     其一:健康经验值兑换抽奖功能开放,100点经验值可抽奖一次;

     其二:健身请假条功能开放,每月限制兑换三张。说明如下:当宿主某天某个任务因故无法完成,可兑换请假条来避免强制惩罚,每张请假条售价为30点健康经验值……请注意,当宿主的健康经验值分值过低,请假条功能将即时关闭……”

     新发放的任务没有什么新鲜的,具体内容和初阶任务如出一辙,主要是时间延长,任务奖励的东西品种没变,但份量多了,倒是新开放的请假条功能相当人性化,值得表扬。

     漫漫三十天,时间长了,难免遇到些不可抗力的突发情况,从而无法完成当天的任务。有了请假条,即可避免系统惩罚。当然,目前总共获得的健康经验值不多,兑换不了多少张请假条。况且想要开启更高层次的系统权限,也得用经验值。因而这个能省则省,不可乱用。

     至于用健康经验值来抽奖,想是很想,奈何把目前所有的健康经验值用上,也就只能抽一次而已。

     健康经验值太难获得了,每次都一点一点的增加,完全靠水磨工夫,日月积累。

     如果抽了奖,将一朝回到解放前,实在不划算,暂时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 实物奖励到手,陈非马打电话给郭瑷:“郭同学,我现在有两支药酒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 “要,多少一支。”

     郭瑷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 陈非马道:“小东西,不值钱,送你用了。”

     郭瑷哼了声:“不用献殷勤,该多少就多少。”

     陈非马搔搔头:“那你看着给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 郭瑷:“你把药酒送来。”在电话里把地址报了,她和赵自若是读外语系的,今年刚读大一。

     跑到郭瑷所在的女生宿舍楼下,等了一会,郭瑷下来了,依然是一身清爽的运动装,额头一抹发带,似乎就没解开过。

     陈非马把两支药酒递过去,郭瑷接了,看了看,随即递来一张百元大钞。

     陈非马眨了眨眼睛:“我没带零钱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找了,五十元一支,你也别嫌少。”

     “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陈非马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五禽药酒的功效毋庸置疑,只是这么一小支,分量少得可怜,搽两三次就没了。市场上一些品牌药酒,偌大一瓶,也就卖几十块。

     郭瑷嘴一撇:“甭废话,我说多少就多少。”

     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 陈非马想起一事,叫道:“郭同学,你要其他药不?”

     郭瑷一怔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陈非马拿出仲景风油精:“这药专治伤风感冒,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 郭瑷瞄了瞄,打量陈非马一眼。如果没有五禽药酒的先例,她早把一顶“卖假药的骗子”的帽子扣在陈非马头上了。

     “我说胖子,你家祖传的东西不少呀。”

     陈非马呵呵笑道:“都是些小玩意,原材料不好弄,就做不出多少。你可以先拿去试试,当是两支药酒的赠品。”

     郭瑷有些疑虑:“这东西可不比外敷的药酒,哼哼,你要是敢拿我试药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陈非马大拍胸口:“没问题,谁用谁知道,用了还想要。”

     系统出品,他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姑且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 郭瑷就拿了,风油精的特性其实还是外搽,不用真得吞食进肚子。

     目送她上楼,陈非马也掉头回宿舍,心里在盘算着:现在手上还有两支风油精,以及一瓶鸡血丸,由于缺乏销售渠道,难以变现。以学生的身份,着实不好去推销,也找不到合适的售卖对象,当下只得郭瑷这么一个客户,唯有等待口碑发酵了。

     这些东西,如果卖不掉,留着自用也不错,毕竟下半年秋冬换季,气候凉了,容易流感什么的。若是病了,去到医院,随便就是一百几十块的花费,还不如直接抹风油精。

     尝到了甜头,想着系统里那琳琅满目的东西,陈非马十分眼热,无奈进阶任务要三十天的时长,实在太慢,要是能多些任务就好了。

     正想着,脑海“叮咚”一声,有新任务发布了……www.ajzw.com
如果喜欢《我有一个长生系统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