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大梦十四年


    随着地球被龙息摧毁,有一个特殊的灵魂却飘入茫茫星际,重生于星河彼岸未知的世界。

     苏冬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,原来自己穿越重生了,回到了黑暗而温暖的娘胎里。

     “可惜我算到天降异象,却没算到这异象竟如此震撼!”

     苏冬对于九宫逆杀阵慢了一步,没能赶在黑龙吐出龙息,毁灭地球之前杀死他而惋惜。

     “老实爷爷,我之前还念叨着你传给我的龙甲神章不知真假呢,如今想想真是错怪你了,原来这奇门遁甲竟如此厉害。”苏冬在心里笑着想到。

     其实也不怪苏冬怀疑,毕竟奇门遁甲的来历太可疑了。

     传说上古年间,黄帝大战蛮尤与涿鹿,蛮尤高七尺,铜头铁臂,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 黄帝大败,夜宿山谷,遇九天神女下凡。

     神女给了黄帝一个宝盒,长九寸阔八寸,里面便是传承至今的上古第一秘术,奇门遁甲。

     遇神女?得传承?苏冬当然不信,所以他一直以为老实爷爷在蒙自己。

     直到亲眼见证了地球毁灭那一刻,苏冬才不得不承认,被老实爷爷吹捧到天上去的奇门遁甲,居然是真的!而且连传说中的龙族都出现了!

     “怕是老祖宗黄帝遇见了一个流浪宇宙的强者,不知用什么花言巧语骗了人家的传承,怕别人背后说闲话,所以才编了这么一个故事。”苏冬有点腹黑的在心里琢磨着。

     忽然~

     苏冬眼睛一亮,心说:“既然奇门遁甲是真的,那我这一世如果好好修炼,开了龙甲八门,通了神章九宫,岂不是一样可以用星球布阵!?”

     “到那时候,太阳系为何是一个阵法?是谁布下的?为何布下?躲在黑暗宇宙中的巨龙又是从哪里来?这些问题岂不是全都会迎刃而解!?”

     苏冬很佩服自己的异想天开,他也觉得很幸运,因为解决这个巨大疑问的钥匙,就在自己手中!

     老实爷爷逼着苏冬背了十几年的口诀,没少吃苦头,如今看来这是个多么英明的决定!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十四年后。

     “龙甲八门第一门,开!”

     伴随着苏冬心中一声怒吼,休门开!经络通畅,龙鳞宝甲护右臂!

     苏冬从床上坐了起来,浑身大汗。

     他的想法很不错,自己携奇门传承重生,如果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,一出世便是高手!

     可惜不知什么原因,苏冬这一开始修炼不要紧,直接昏迷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 当今天,苏冬开了龙甲第一门真正醒来时,已经是出生整整十四年后。

     十四年里,苏冬只能听到周围的声音,却睁不开眼,做不出一个完整的动作。

     眼前是一所还算宽敞的房间,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,也很老派,有点像古时候。

     苏冬已经从家人的话语中知道,这里并非地球,而是异世一个叫做寒星城的地方,隶属于圣星帝国。

     唰~

     一阵阴风袭来,令苏冬顿时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 他用尽全力从被窝钻出来,用眼睛扫了一眼房间,沉声道:“光天化日下阴煞之气就如此重,这怎么住人?”

     哐嘡~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厚厚的白桦木门板被撞的飞了起来,砸在地上,好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 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身高一米七多,浓眉大眼,一脸憨厚相。

     撞开门,瞪着两只大眼睛看了苏冬好半天,这汉子突然哭了,大声嚎叫道:“哥!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 噗通~

     高大的汉子一个箭步跑到苏冬床头,直接跪下来,像个孩子似的哭泣着,死死搂住苏冬。

     苏冬昏迷了十四年,身子骨本来就差,被这大汉一抱顿时就有点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 “苏宁,你是苏宁吧。”苏冬笑着说道:“快点把哥放开,你这力气哥哪里受得了。”

     唰~

     苏宁很紧张,赶紧收回手臂,口中道:“哥,是我不好,伤到你没有?”

     话音落,苏宁忽然惊喜的指着自己,傻傻道:“哥,原来你认得我!?”

     苏冬微微一笑,抬起手在苏宁头顶摸了一把,口中道:“十几年了,你每天在我床前念叨,我哪能分辨不出你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 别看苏宁人高马大,却是苏冬这一世的弟弟。

     说来也巧,苏冬这一世也叫苏冬,而苏宁是苏家老爹苏祈年在路上捡来的孤儿,比苏冬小了六个月。

     这些年来苏祈年待苏宁如同亲生儿子,从未提过他的身世,只是偶尔夜半无人时候,才会在苏冬面前念叨几句。

     苏宁很懂事,打小就有一副好身板,帮着家里做了不少家务,原本家里还雇了一个专职照顾苏冬的婆子,后来这婆子手脚不干净,被苏祈年赶走了。

     从此苏宁便承担了照顾哥哥的责任,不大一个孩子,竟把苏冬照顾的妥妥当当,于是苏祈年干脆就没在请佣人,爷俩亲自上阵,照顾苏冬。

     苏宁每天都要跑到苏冬床边念叨着当天发生的事情,后来上学了,苏宁就把学校里学到的和听说的事情讲给苏冬,经常因为说到太困倦,直接趴在苏冬床前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 十几年来,从无间断,苏冬对这异世有限的了解,都是从弟弟和父亲自言自语的念叨中得来。

     虽然第一次见,苏冬却打心眼里喜欢自己这兄弟,十几年风雨无阻陪着自己,苏冬就算是块石头也会被感动三分。

     “对!我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!让父亲也高兴高兴!”苏宁猛然一怔说道。

     苏冬摆了摆手道:“不忙,你先帮我将对面那镜子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 苏宁一愣,急忙照着苏冬的话将床对面那铜胎镜取下,口中道:“父亲说,怕你醒来看不见自己的样子,便把最大这面镜子放在你房间里,铜的,足足花了三两银子呢。”

     苏冬叹了一口气,心道:“这没见面的父亲还真是有够胡闹,弄一镜子正对床头,这可是风水大忌,当我是妖怪么?”

     按照苏冬的指示将铜镜扔到院子里,苏宁想要把自己撞倒的门板扶起来。

     苏冬道:“门倒不要紧,你听我的,将这衣柜搬到对面去,还有,洗脸的盆子也要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玄学一派有老话说得好,一运,二命,三风水。

     意思是一个人安身立命,最重要的是运道,其次是命理,再次是风水。

     可奇门却完全相反,奇门中排名第一的就是风水阵法,只不过奇门风水和其他玄学门派的风水有很大区别,更加深奥一些,更讲究布局。

     自己这房间在苏冬看来,简直就是个阴煞聚集的漩涡,一般人住在这里不死即残,苏冬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。

     所以他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要大改风水!要把这房间重新盘活!

     衣柜本身没有任何问题,关键是衣柜距离窗户太近,遮蔽了窗户的五分之一,下午阳光射入房间时候,衣柜还会因为光的折射作用,形成一个锐利的犄角,带来影煞之气。

     还有那洗脸的铜盆,平时总有小半盆水,金水相生,所以大多放在房间里金位,可助财气,但奇门风水局最强调的就是整体,苏冬这房间木相,主长生,水放在金位反而会助长房间里横断之气。

     不起眼的一盆水,却刚好让房间成了金木死克之局,所以苏冬必须将脸盆挪到木位,形成稳定的木相格局。

     老话说得好,斗室之内便有生死之地!哪怕再小一个房间,格局不好也会出大问题。

     毕竟卧室是一个人安身立命重要的栖息所在,夜晚睡觉时候,正是一个人最放松,最脆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 好多人容易做噩梦,失眠,亦或者是睡眠中身体发冷,手脚冰凉,再严重者恶鬼压身,伤及五脏六腑!便很可能是这房间格局的问题!

     打个比方,春日艳阳天,湖畔边,躺在绿色草地中午睡,和在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休息,能一样吗?差距简直太大了!

     人类是自然的产物,无时无刻不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,奇门风水阵法就是将环境调整到最佳状态,并且加以稳定和守护的超级秘术!

     当然,苏冬做的这些只是奇门传承中很小一部分,和改天逆命,甚至以星球布逆杀之阵法,都差了很远。

     忙活了半天,饶是苏宁体格强健,此刻脑袋上也冒汗了,他用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问道:“哥,你看还有哪里不如意?只要你能住的舒服,怎么都成。”

     苏冬点了点头道:“目前也只能做到这样,走,咱们去院子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 苏宁连忙扶了苏冬离开房间,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 刚一出门苏宁便皱着眉头道:“奇怪,现在是正午,我怎么觉得反倒是房间里更加暖和呢?”

     苏冬略有得意,自己这一套风水格局传承奇门,当年老实爷爷亲自指点的。

     经他这么一改,风生水起不敢说,至少可以做到益寿延年。

     苏家院子约莫一百平米,不算小,阳光也还充足,除此以外还有五间平房,全都是朝阳的设计。

     虽是寒星城外来户,但父亲苏祈年好学问,在寒星城大户柳家担任总教习,教导柳家子弟习文写字,每月有二十两银子进账。

     在寒星城,二十两银子可以够三口之家一年吃喝用度,苏祈年的薪水着实不少,单是这套位于寒星城闹市不远的院子,价值便不下三百两。

     可惜院子虽好,却被一颗三十年生的枣树占据了死门位置,生门又被巨大的青石磨盘死死压住。

     从风水学的角度来说,这实在太坏了,等于给死门开了生路,透过枣树的枝叶释放出地煞之气,巨大的磨盘压制,又自绝了生门,导致煞气被积郁在院子里,没地方宣泄。

     苏冬围着那颗都快长成精的枣树看了看。

     只见这树阴森森,枝叶中透着黑气,跟电影里的黑山老妖一般,显然是煞气已经入了骨髓,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 “怪不得,怪不得老子开龙甲八门第一门居然用了十四年,还差点走火入魔,都是被这风水给害的,此物不除,寝食难安!”苏冬在心里念叨着。

     不过苏冬转念又一想,自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都活了下来,而且还打来了龙甲八门第一门!这不正说明自己这一世的身体很有灵性,异界的能量也很丰沛吗!?

     假设找一处好风水的地方,怕是不出几年,苏冬便能开龙甲第二门!甚至第三门!

     “苏宁,拿斧头来。”想到这苏冬心里充满期待,眉毛一扬,高声道。

     “哥,你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“给我把这树砍了!”

     别看才十三岁,苏宁力气却大得不像话,八斤重的板斧上下翻飞,只用了一会,便将这长了三十多年的枣树给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 砍翻了枣树,院子里顿时一阵清凉。

     枣树已死,没办法散发地煞之气,而枣树巨大的根系又成了死门天然的封印,再也没有任何煞气能够从死门侵入到院子。

     在苏东的指点下,一个下午的时间苏宁不停忙碌,终于让苏家小院有了几分模样。

     煞气尽,即使夕阳已斜,坐在院子里依然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惬意。

     苏宁闭着眼睛坐在苏冬旁边,深深吸了一口气,惊讶道:“哥,我觉的咱们家院子里有灵力!”www.ajzw.com
如果喜欢《逆杀神魔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