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11 真的会成功吗?


    “皇伯父,您放心吧,无论如何,耶律岚和耶律南这两兄弟的身上也是流着耶律家的血,骨子里也是刻着斤斤计较的,人家是大恩不言谢,他们可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 “没错,没错。”金菁点点头,“跟他们打过几次交道,可以确定他们不是那种会做那种赔本买卖的人,不仅不能赔本,还要赢得巨大的报仇,像施恩不图报这种事情,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虽然他们不喜欢耶律尔图,但他们某些方面,跟耶律尔图其实是很相似的。”

 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,小茶和小菁说的都对,我也是接触过那么几次,这兄弟俩确实是比较精明的人,他们在临潢府的辽王宫打算盘,我在宫里都能听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噗!”沉茶还没来得及喝下去的茶水,听到宋珏的话,一下子都给喷出来了,她一边咳嗽一边说道,“小珏哥哥这是什么形容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“就是他们算盘打得响,一点利益都不会放弃,犄角旮旯的都要挖出来。”宋珏看到沉昊林给沉茶擦了擦嘴边的水渍,又看了看好像是呛到了、咳嗽不止的沉茶,无奈的笑笑,“我的话就那么好笑吗?”

     “之前没有听过啊,不过,这个形容确实是挺……”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,沉茶轻笑了一声,“挺贴切的,他们的算盘每一次都打的很响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是这样啊!”宋珏点点头,“耶律家的人,无论本身的品性如何,无论他是否宽容、慈爱、刁蛮、阴险,他们本身都有一个共同的点,就是无利不起早。只有看到了利益,他们才会做出决定。尤其是那种以后会带来巨大的利益的,他们更是喜欢。就像皇伯父说的那样,如果他们施恩不图报了,那就是要警惕起来,他们肯定会想着暂时不计较蝇头小利,而选择更大的利益。除非,他们真的自顾不暇了,来不及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但现在远远还没到这个程度。”白萌轻轻勾起唇角,叹了口气,“不过,对于完颜喜来说,耶律岚和耶律南确实是他的救命恩人了,没有他们的收留,就没有他的现在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孩子也是倒霉透了,本来是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王子,如果没那么多破事儿,完颜宗承没对自己的亲兄弟下手的话,他可以顺顺利利、平平安安的长大,也不至于小小年纪就要逃亡、就要遭受颠沛流离之苦。”薛瑞天叹了口气,“之前听完颜喜说,陪他长大的那些人里面,居然还有完颜宗承的眼线,那些年就没少对他下手,要不是奶妈和她的儿子机灵,一直都提防着身边的人,完颜喜也是早死了。他能有命逃到辽国,也是因为奶妈和她儿子把那些追兵引到别的地方去,要不然……”他轻轻摇摇头,“也得亏他长大之后脑子还不错,知道要往辽国跑,跑进了辽国就不会被他的好叔叔、好姐姐派来的人给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也得亏耶律岚和耶律南扛住了耶律尔图的威压,将他藏在了摄政王府。”沉茶叹了口气,“不得不承认,这个小子的运气还是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是说啊!”薛瑞天点点头,发出了一声的坏笑,,“老话儿都说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这救命之恩,那更是大恩中的大恩了,耶律岚和耶律南只是提出了那么几个小小的要求,还是在完颜喜能力范围之内的,已经算是很厚道了,人家兄弟俩要是让他以身相许,他也没有办法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“当着皇伯父和王叔的面儿,又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宋珏拍了一下薛瑞天,没好气儿的说道,“什么就以身相许啊,完颜喜就算是乐意,那兄弟俩能乐意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就是打一个比方,并没有说真的要完颜喜以身相许。”薛瑞天的脸上露出一抹怪相,冲着宋珏挤眉弄眼,说道,“我又没说让他对那兄弟俩挤眉弄眼,那俩又不是没有姐姐妹妹,让完颜喜以金王的身份入赘做某位公主的驸马,或者直接以结秦晋之好的名义,派自己的探子入金,不都是以身相许的方式?”他冷笑了一声,“你可别跟我说,你觉得耶律兄弟干不出这种事儿来。”

     “嘶……”宋珏倒吸了一口冷气,和沉昊林、沉茶、白萌、金菁交换了一个眼神,“我从来都没往这方面想过,你们呢?”

     “也没有。”几个人同时摇了摇头,沉茶想了想,“小天哥这么一说吧,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吧?是吧?”

     “嗯!”沉茶朝着薛瑞天点点头,“耶律家有几个和耶律岚、耶律南关系不错的公主,跟完颜喜的年纪相彷,如果他们有这个想法,或许是真的可以干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 “可这样就苦了那几个公主,以后要是万一辽和金打起来了,她们是很难做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还有空关心她们?”白萌没好气儿的朝着宋珏翻了个白眼,哼了一声,说道,“你要知道一点,如果他们联姻了,可能倒霉的就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 “对!”沉昊林点点头,“如果辽金一旦结为一家人,那么他们休养生息的时间就有可能会缩短,到时候很有可能就会联手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尽可能的不要让辽金联姻,或者赶在辽金前面。”沉茶叹了口气,“不过,说实话,以完颜喜的资质,我还真不怎么乐意咱们跟他联姻,他不配。”

     “估计耶律兄弟也会是这么想的。”薛瑞天捂着嘴偷笑,“那对兄弟的眼光其实很高的,从他们选合作伙伴、选支持者就能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 “希望是这样。”沉昊林抬起头看看一直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吴清若跟代王爷,“师父,王叔,您两位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“你们说的都对,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一点,完颜喜真的会成功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