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三百三十三章 诡异失窃


    钱三多死了,吴老头母亲寿宴留下的后续连锁反应,终于彻底的消失了,余飞可以放心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不过这都半夜了,余飞和丁桃桃打算第二天启程。

     不过第一天一早,余飞准备离开的时候,刚好在酒店的门口,遇到了吴老头的二儿子,那个一身学生气的小子,比余飞其实没小多少岁,但是以为余飞和吴老头平辈论交,所以他就比余飞低了一辈!

     “刘叔!”

     吴老头的二儿子吴敢急忙对余飞打招呼,不敢有任何的倨傲,以为他父亲说了,他们家人谁敢对余飞不尊敬,那就直接断绝关系。

     就是客气归客气,但是这家伙是真的老实,就知道打个招呼,多余一句话都没有,从他的身上,完全看不出来余飞和吴老头的交情来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余飞点点头,就打算这样擦肩而过,自己和吴老头关系好,是因为吴老头的做人,至于他的儿子,还没成长起来之前,又不是真的亲戚,所以自然也亲近不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刘叔,对不起!”

     余飞走过去了,没想到又听到身后的吴敢对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 余飞转身看去,刚好看到吴敢对着自己正在鞠躬。

 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余飞疑惑了,这小子神经兮兮的这是干啥?他又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,所以给自己道歉干嘛?

     “刘叔,我…我把你送的百年老参弄丢了!”

     吴敢害怕的低着头,都不敢和余飞对视,十分害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丢了?怎么会丢掉?”

     余飞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“我爸让我和我哥,各自保管一颗百年老参,寻找合适的方法制作,给我奶奶进补!”

     “可是我把百年老参带回去以后,昨晚被朋友约出去唱歌,回来的时候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,我准备去告诉我爸,可是我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 吴敢十分害怕低落的说道,最后他甚至都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 余飞知道吴老头是个暴脾气,平时和余飞交流的时候还好,但是在面对其他事情的时候,发起来脾气也绝对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 而且余飞能够感觉得出来吴老头对两个儿子的爱,但是爱之深责之切,他也绝对不会娇惯儿子,从它面对老婆的态度就看的出来,他的老婆犯错了,他就果断的处置,甚至直接给送到了戒毒所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 所以吴老头的小儿子此刻十分的害怕,必然也是心理挣扎了一晚上,所以决定给父亲说明这件事。

     但是看到了余飞,他还是觉得对不起余飞送的这礼物,对不起余飞这片心意,所以最终说出来了对不起,被余飞察觉出来了异常。

     “你昨晚回去以后,是怎么保存那颗人参的?”

     余飞想了想以后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以为我的小别墅很安全,就放在了卧室的床头柜里面就出门了,我的别墅监控无死角覆盖,小区保安二十四小时巡逻,家里还有一名保姆阿姨,调查的时候,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,可人参就是丢掉了!”

     吴敢将情况大概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博物馆里面的文物保护那么严格,都可能失窃,你觉得你家里的防护被博物馆都要严密吗?”

     “而且你没有想过,你面对这一颗人参的态度,就仿佛你面对自己人生的态度一样,你觉得人参不会丢,是因为本来就有的,你父亲带给你的安保措施,那你面对自己的人生呢?是否也是一样的情况?”

     余飞将自己带入一个长辈的身份,也感觉有些生气了,觉得吴敢这真的是太大意了,那么贵重的东西,丢在床头柜就走了,虽然对于余飞来说,只要他想要催生多少都可以,但是对于吴敢来说不同,这东西他哪怕是有钱,都买不到!

     那可不只是一颗百年老参,还是余飞催生出来的百年老参,滋补的效果完全不同!

     一般的百年老参,吴老头的母亲食用以后,或许有效果,但是不会十分的明显!

     可要是余飞的人参,给吴老头的母亲,一颗增加半年的寿命,那是绝对没有问题,老人家苍老的身体器官,在灵气的滋润-之下,必然要恢复不少!

     可是吴老头的小儿子吴敢就这样大意的丢掉了,他丢掉的是人参吗?

     丢掉的是余飞的心意,丢掉的是父亲的重托,丢掉的是他奶奶的寿命啊!

     余飞的教训不无道理,吴老头的小儿子吴敢羞涩的低着头,好久都不敢抬起来,他自己也在反思,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父亲的庇佑之下,对这个世界真的少了太多的防备,以为有父亲在就万事大吉了!

 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余飞眼睛一撇,惊讶的看到,这一大早的,吴老头的大儿子也来了,吴老头的小儿子叫做吴敢,大儿子叫做吴斌。

     这个吴斌虽然出入了社会,但是也没有搞出来什么名堂来,只是稍微比弟弟多了一点社会经验!

     可是这家伙,一大早的也是一副失落的样子,看起来一点精神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 余飞心里咯噔一声,不会这家伙把另外一颗百年老参也丢掉了吧?

     吴斌看到余飞和弟弟都在这里,第一反应是想躲开,但是看到余飞盯着他,只好老老实实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刘叔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吴斌走过来问好,偷偷看了一眼弟弟,发现弟弟低着头,眼圈都红了,仿佛有眼泪在其中打转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你大清早的,来干嘛来了?”

     余飞这次选择了直接询问。

     “我…我找我爸有点事!”

     吴斌没想到余飞会问这个,毕竟大家不熟,而且余飞比他大不了多少,就是和他爸平辈论交,所以他才客气的喊一声刘叔,可是余飞问出来了,他也不敢不敬,老老实实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哦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余飞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 吴斌捏住了拳头,半天都没吱声,因为他也的确丢掉了人参,可是他社会经验多,也没有弟弟这么老实。

     虽然他也是来给吴老头道歉认错来了,可是他觉得这事儿不能告诉余飞这个送礼的人,否则余飞恐怕也要生气,毕竟送出来这样的重礼,自己晚上就丢掉了,未免显得太不重视了!

     “你保管的人参丢了?”

     余飞看他不说话,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下一刻吴斌猛的抬起头,惊讶的看向了余飞,然后慢慢看向了此刻一样惊讶的盯着他的弟弟。

     “你也丢了?”

     吴斌对弟弟吴敢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 吴敢又低下了头,显然这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 吴斌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没想到他们兄弟两个,同时被余飞抓了个现行,余飞送了两颗百年老参,他们兄弟两个分别看管,却丢了一双!

     这真的太尴尬太丢人了,要是余飞此刻将他们骂一顿,吴斌都认了,觉得也给老爸把人丢大了,老爸打自己一顿,只要别打死,他都不吭声!

     “说说,你为什么丢掉的!拿回去是怎么保管的!”

     余飞突然就来了性质,虽然礼物自己送出去了,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还是想要知晓一下。

     “我昨晚回去把人参藏在了我床下的暗格里面,我都没出门,只是在游戏房里玩了一会游戏,回去睡觉的时候,也没检查,早上起来打开暗格一看,百年老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!”

     “我赶紧寻找,调监控,询问家里的保姆等等,竟然发现百年老参丢的一点痕迹都没有,监控什么都没拍到,保姆也排除了嫌疑,甚至我这个人有个习惯,不喜欢别人进我的卧室,给我的卧室门口都安装了监控,发现也只有我一个人进去过,可是百年老参就是不见了!”

     吴老头的大儿子吴斌将自己的情况讲了出来,他倒是没出门玩耍,可是在家里玩耍了,毕竟是有钱人家,玩游戏都有专门的游戏房,不过东西保管的也不是很认真,一个暗格就以为很安全了!

     余飞想了想,将自己对吴敢批评的那段话,对吴斌又讲了一遍,当然了不只是为了过长辈的瘾,也是为了帮吴老头,点醒这两个儿子,外人说出来有些话,比父亲说出来的效果要好,而且吴老头也不一定说的出来,那这些话余飞就帮他说了!

     这两个家伙,真的是在父亲的庇佑下,真的没有多少社会经验,同时吃了这样的亏,真的是可笑啊!

     这事儿要是传出去,才是大笑柄,前一天寿宴上刚收到的最贵重的礼物,当天夜里就丢了,还是被两个孙子分开丢了!

     吴老头一直很孝顺,也是名声在外,这事被人知道,会不会我觉得是两个孙子都是孬种,也是两个废材,更是两个毫无孝心的人,才出了这样的事情呢?

     就是这一起失窃,余飞开始思考,到底是什么人所为?怎么这么高明?

     自己送礼这么突然的事情,按理说也提早难以准备啊!

     吴斌和吴敢都尴尬愧疚的低着头,不敢和余飞对视,余飞这番话说的字字见血,让他们终于明白了,这个比他们没有大多少岁的长辈,是真的有资格当他们的长辈!

     “这件事你们都是打算去和吴老哥认错,然后挨一顿骂或者打,就完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余飞沉思了一会,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 这兄弟两个,当然是这样打算的,他们又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 可是余飞问出来,他们却不敢这样回答,因为真的显得太儿戏了一些!

     这惩罚也太轻了!

     可要知道,那两颗人参要是拿出给需要的人,或者拍卖的话,卖的价格,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,是愿意用命去换的一笔钱!

     此刻正好有一个监控对准了他们,监控那边就是脸色青黑的吴老头,看到余飞教训他的两个儿子,他的脸色反而好看了许多,觉得余飞说的太多了,说道了重点上了!

     他也死死盯着两个儿子,看他们怎么回答!

     “刘叔,有没有将功赎过的方法,让我做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 吴敢忽然抬起头对余飞问道,

     这家伙竟然还有几分担当,这个问题竟然是他问出来的,而不是看起来更成熟一点点的吴斌。

     不过吴斌听完也立马抬起头,一副期待的样子看着余飞,百年老参是余飞送的,余飞和他们父亲的关系也好,说不定余飞有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