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7【钻狗洞】


    收尾工作非常琐碎,乘警们把餐车厢腾出来办公,并通知其他乘客前来领回失窃财物。

     当然,不是你报多少就立即给你,还要拿出身份证登记单位和住址。如此前提下,基本没人敢谎报情况,差额也就几百块,多半是有个别乘客记错了。

     宋维扬和壮汉回到自己的车厢时,立即受到英雄般拥戴,乘客们自发起立鼓掌,各种小吃和水果往他们怀里塞。

     “马老弟,好样的!”刘斌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 姑娘鄙视刘经理一眼,扭头崇拜地说:“马大哥,你真厉害!”

     宋维扬回到座位,呵呵笑道:“一般,一般,我都没出力,真正厉害的是解放军同志。对了,你们的钱拿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 姑娘说:“还没轮到我们车厢,刚有个乘警过来登记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们等着领钱吧,我先睡会儿。”宋维扬是真有点犯困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大概凌晨四点多,火车在某地级市停下,二十几个歹徒被移交给当地铁道公安。

     严打期间,顶风作案,够枪毙一大堆了。

     宋维扬睡得昏天暗地,醒来已经是早晨七点半,睁眼就看到一张圆乎乎的大饼脸。

     “老弟,一起去餐车吃饭。”胖局长郑学红笑嘻嘻说。

 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我就不去了,随便吃瓶罐头凑合。”

     郑学红直接伸手拉人:“走,昨晚打仗的兄弟都在,咱们开几瓶酒庆祝庆祝。”

     宋维扬只好背着包包起身,问道:“老哥的伤不碍事吧?”

     “没事儿,几条口子而已。”郑学红边走边说,跟宋维扬勾肩搭背。

     “那位解放军同志呢?”宋维扬又问。

     郑学红道:“在上一站就下车了,他回老家探亲的。”

     餐车厢似乎被特意腾出来,留给壮士们开庆功宴,其他乘客对此并无异议。有些已经提前下车,包括宋维扬在内,还剩下14个见义勇为者。

     一个穿着制服的列车员笑嘻嘻开茅台,招呼道:“我代表本次列车的全体工作人员以及乘客,感谢各位英雄好汉!大家吃好喝好,一切免费,咱领导说了,回去可以报销。还有,没登记的朋友,吃完饭记得去登记,我们会给贵单位或者居委会发感谢信。”

     “客气,太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“哥几个,把杯子举起来!”

     “兄弟,这是我名片,以后常联系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好说好说,来,喝酒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餐车内的气氛迅速热烈起来,素不相识的朋友们,因为一起战斗过而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 宋维扬再不情愿,也被逮着灌了好几杯酒,还收到一堆联系方式,那些没名片的直接把住址写在纸上给他。

     推杯换盏,酩酊大醉,有几个直接坐过站,又乐哉哉乘着免费火车回去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一天一夜,旅程结束,火车驶入花都。

     全体乘客蜂拥而下,这里是终点站,想去深城还得买票转车。

     那个叫陈桃的姑娘提着箱子,似乎还想跟宋维扬说几句,却分分钟被人群给冲散。

     宋维扬背着包包走到月台,没几步居然又撞见胖局长。

     “老弟,巧啊,”郑学红笑着拿出香烟,“来一根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很巧。”宋维扬把烟夹在耳朵上。

     开庆功宴的时候,大家已经混得很熟,这位胖局长也是去深城捞金的。好好的县体育局副局长不做,选择下海经商,放这个年代属于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停薪留职而已,就算在特区撞得一头包,郑学红还能回去继续当官儿。

     两人一路闲聊,结伴来到售票厅,宋维扬正准备借机开溜,郑学红却直接懵逼了。

     “去深城还要办边防通行证?”郑学红傻傻问道。

     宋维扬无语道:“你不知道就来了?”

     “没人跟我说啊!”郑学红郁闷得浑身肥肉乱抖。

     像郑学红这样发懵的不止一两个,前往深城的特殊购票窗口前,好多热血青年变得失魂落魄。更有些倒霉蛋,在老家选择辞职下海,揣着全部身家来特区淘金,半路上被人偷窃不说,又在花都火车站碰壁,连进入特区的资格都没有,只能选择灰溜溜滚蛋。

     想进特区,大概流程是这样的:先在原单位或者居委会开介绍信,再到本地相关部门申请通行证,如果没关系又没钱,至少得三五个月才能批下来。拿到通行证以后,再坐火车前往花都,在特殊窗口凭证购票,即可踏上前往深城的列车。

     宋维扬当然也是没通行证的。

     “妈的,就这样回去,还不被局里那帮孙子给笑死!”郑学红一屁股坐地上,不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 看在曾经一起干仗的缘分下,宋维扬打算帮忙,笑道:“老哥真想去深城?”

     郑学红揉着肥脸,没好气道:“废话,不然我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那就走吧,我保证能带你过去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 郑学红蹭的站起来,完全没有200多斤的臃肿,他低声问:“老弟有门路?”

     宋维扬指着外头:“我没门路,但肯定有人有门路。”

     “也对,这可是个好买卖。”郑学红那双眯缝眼绽出奸猾光芒。

     两人心照不宣,拎着包走出火车站,若无其事地抽烟闲逛,很快就发现了特殊情况。

     距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,长期有几辆面包车停靠在路边,不时有人上车开走,而乘客往往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。

     “走,过去问问。”郑学红扔掉烟头说。

     宋维扬立即跟上,他也需要一个出行伙伴,防止被半路杀人越货。这年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必须心里有底,至少这位胖局长是个能打的。

     来到一辆面包车前,郑学红敲窗玻璃问:“兄弟,去特区不?”

     “不去,不去。”司机连连摆手,看样子他们有固定货源,不轻易接收散客。

     郑学红递烟道:“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 司机听他说着外地口音,多半不是便衣警察,想了想说:“一人800,包你们过关。”

     宋维扬说:“800太贵了,100怎样?”

     “滚远点!”司机连讨价还价的心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 郑学红连忙说:“300。”

     “600,不愿意就滚!”司机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 宋维扬和郑学红对视一眼,同时点头:“成交!”

     其实他们也有省钱的办法,即自己坐车前往深城外围,然后找机会钻铁丝网。但这样太费时间了,而且有一定风险,宋维扬不想耽搁,郑学红也是怕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 没等多久,便有蛇头带着一群人过来,不由分说全部塞进面包车里,宋维扬和胖局长被挤得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 司机快速发动汽车,一溜烟驶出城去,快到傍晚了才停在荒郊野外。

     “下车,下车,跟我走,别出声!”此地有人接应。

     胖局长连滚带爬下了车,又累又热又饿,吐舌头说:“妈的,搞得跟敌特分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 宋维扬也是浑身酸软,屁大点的面包车塞了十多人还带行李,大半天都没法挪动手脚,活像沙丁鱼罐头,没憋死他们算运气好。

     在夜色的掩护下,接应者带着他们七弯八拐,来到一处偏僻所在,掀起一小块铁丝网说:“钻过去就是特区了。”

     郑学红嘀咕道:“真像狗洞。”

     “钻吧。”宋维扬说。www.ajzw.com
如果喜欢《重生野性时代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